<dl id="ci1k3"></dl>

      <tbody id="ci1k3"><div id="ci1k3"></div></tbody>

            1. <track id="ci1k3"></track>
              <tbody id="ci1k3"><div id="ci1k3"></div></tbody>

              行走在生活化語言教育的大地上

              2022-12-27 13:41:00

              返回列表

                “生活兮教育,生活兮教育,我們生命惟一之伴侶,為汝勤力,不分旦夕,為汝馳驅……”這是北京市東城區東華門幼兒園(以下簡稱“東幼”)的創始人——教育家張雪門先生參與創作的《北平幼稚師范學校校歌》中的句子。在中國幼教史上,東幼居有重要地位。早在1924年,私立孔德學校所屬幼稚園(東幼前身)正式成立。張雪門先生等一批仁人志士致力于探索幼兒教育本土化,在這里開展了幼兒園課程“中國化”改良運動。走進如今的東幼,歷史厚重,師風淳樸,園風活潑。

                  擔任東幼園長之后,我和園所教職工對東幼傳承了半個世紀的語言教育特色經驗進行了梳理和總結,也努力在工作實踐中思考:作為一所有著百年歷史、與故宮毗鄰的幼兒園,在傳承與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應當承擔什么使命?如何讓孩子們在快樂的日常生活中,培養對民族語言和文化的初始情感?

                  傳承:生活化語言教育

                  東幼語言教育的核心就是“生活化”,強調在兒童完整、真實的生活中發展語言能力。與一度流行的“語言教育生活化”理念相比,更符合“全語言教育”“大語文教育”的觀念。東幼人充分認識到,語言教育的主體是兒童,從兒童的自我生活和兒童的經驗出發,尋找語言教育的生長點,通過師幼互動、幼幼互動,并圍繞兒童的經驗建構新的語言經驗,形成一個語言發展鏈。

                  為了更好地傳承東幼多年的語言教育研究經驗,我們團隊開展了“歷史視野下的語言教育實踐研究”,采用口述史研究的方式,訪談了我園各個時期的教師開展幼兒教育的故事和經驗——老教師高秀蘭在秋天帶領幼兒上景山去玩,用撿來的各種樹葉拼成圖講故事;老園長王繼芬在日常生活中,利用與幼兒接觸的一切時機進行交談,在交談中建立感情,使幼兒快樂成長;教師董欣與幼兒一起眺望對面的皇城根遺址公園,比賽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形容“綠”,綠綠的、碧綠的、綠油油的……

                  “生活化”是東幼傳承許久的教育核心,我們挖掘老一輩優秀的語言教育傳統做法,保留其中有借鑒價值的部分,并形成聽說游戲案例集和教育策略體系,分享給青年教師。一代又一代的東幼人在踐行生活化語言教育的道路上,不是自發的,而是自覺的;不是人云亦云的,而是獨立思考的。這正是東幼“生活化語言教育”的內在生命力所在:傳承的精神力量。

                  延伸:進入互動的自然生活

                  我一直堅信,兒童的生活原本就是流暢和自然的,它就應該是語言教育的構成。所有與幼兒有接觸的人,都是在進行語言教育;幼兒的一切活動,都是在進行語言學習活動。在整理前人經驗編輯成書的過程中,我將“生活化語言教育”深入到“互動是語言發展的基礎”的維度來考量,具體采用“生活化主題活動”的方式,基于兒童的生活經驗,在由兒童生成和發起的活動中,發展“完整的語言教育”。

                  在教學中,我們要求教師以敏銳的眼光觀察幼兒的真實生活,發現符合幼兒已有經驗的、適合共同深入探究的主題項目后,通過辯論賽、交流會等方式讓幼兒發表自己的觀點,激發和豐富幼兒關于該主題的經驗。

                  東幼對面皇城根遺址公園的春夏秋冬、后方故宮的亭臺樓閣、生活中的節日節氣、疫情防控中的測核酸……這些日常都是我們開展“生活化主題活動”的話題來源,而孩子們最感興趣的游藝活動就成為擴展互動、深化主題的良好方式。秋天,我們一起去挖紅薯,帶回豐碩的勞動果實后,孩子們展開了一場“如何儲藏紅薯”的交流會,最后我們又決定辦一場“紅薯派對”。孩子們在籌劃過程中討論了很多需要準備的事情,每個人都列出了一份“派對之前需要準備什么”的清單。我們據此又經過多次討論和交流,一場“紅薯派對”最終得以成功舉辦。

                  孩子們從中獲取了多方面的經驗,尤其是語言領域,包括談話、描述、辯論等經驗,最重要的是由于沒有必須學會什么的壓力,各種性格類型和能力基礎的幼兒都能積極參與到語言表達的過程中,成為主動的學習者。

                  探索:面向未來的兒童語言教育

                  一邊出走,一邊回歸,這是東幼語言教育發展的永恒張力。做兒童語言教育,有趣又充滿了哲學思考。面對“新時代、新兒童、新需求”,建設面向未來的語言教育,我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的思考。

                  就社會性而言,大量的一日生活環節具有基本的社會屬性。一日生活環節中應用的語言具有傾聽機會多、重復率較高、情境性強的特點,有助于幼兒的語言習得。我們充分關注盥洗、進餐、來園等生活環節中的語言教育,梳理了一日生活各環節中可能蘊含的語言教育價值,形成了“一日生活各環節語言教育契機分析表”,用案例將一日生活各環節中的語言教育機會細致地梳理出來,倡導生活環節“微課程”,把握好語言教育機會。

                  就語言性而言,語言不僅是聽說讀寫的能力發展,更是人的精神生活和情感生活的表達方式。我們創辦了“詩歌加油站”,引導孩子們用詩歌記錄自己的生活感受;開辦了“東幼廣播電臺”,在“實戰”中學習生動表達;搭建了“戲劇舞臺”,在人民藝術劇院、兒童藝術劇院演員們的幫助下,“磨煉”文學化語言功底。

                  就文化性而言,在人際交往中使用語言、傳承知識是文化現象,且在教師和幼兒實際交往過程中,實質上也正是用人類社會文化歷史經驗影響兒童。在大班孩子幼小銜接準備中,我們從每個人的名字入手,了解名字背后的意義?!鞍职謰寢尳o我起名‘松’,是因為松樹是百木之長,在歲寒三友中居首位,希望我能夠像松樹一樣挺拔、正直成長”……還有紅色戲劇、《西游記》讀書會、老物件交流會等豐富的語言活動,孩子們在語言發展中領略了人類文明。

                  祖國語言博大精深,我們和孩子們一起,在體驗日常的自然與社會生活中,感受著民族文化的詩意和魅力。

                  (作者系北京市東城區東華門幼兒園園長)

              最近最新在线观看视频www|国产一级Av片在线播放|无码免费无码一区二区三
              <dl id="ci1k3"></dl>

                <tbody id="ci1k3"><div id="ci1k3"></div></tbody>

                      1. <track id="ci1k3"></track>
                        <tbody id="ci1k3"><div id="ci1k3"></div></tbody>